未来人们怎样对待坏人:读《理想国》杂想

Posted on 28 Jun 2011, tagged thoughts

首先,这只是一篇断章取义的读书笔记,因为我现在只读到了《理想国》的第五章,因此有很多东西还未通篇考虑。而我所讨论的这些,在全书中也许不过是一些无足轻重的小论点而已。曾经看过一版译本中译者写的序中说,人们对《理想国》或褒或贬,都希望能通篇考虑,做无根之谈就没有意思了。然而我要写的不是对《理想国》或柏拉图整个思想体系的讨论,而又有些地方恰巧让我很有感触,实在不忍让其埋没,就写些无根之谈在这里吧。

苏格拉底在探讨应该给城邦的卫士以什么样的体育教育之时,认为一个人把时间浪费到生病和养病上是可耻的。因为在一个治理得井然有序的城邦中,每个人都被指派其应该做的工作,而他若把时间浪费到生病上,就不能完成他的责任了。他进而认为,一个合格的医生就不应该将医术浪费在一个体质很差或不能自制的人的身上。甚至在谈话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些医生受贿采取救治那些濒死的富人。然后苏格拉底又将心灵和身体的做了类比,认为它们是相似的。并且通过一些谈话得出结论,对于那些体质差的人就让它们去死,那些心灵腐败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之人要被处死,这样对于城邦来说才是最好的。

对于现在人的普遍观点来说,后一条应该是普遍接收的,但是对于体质差的人不管不顾似乎就有些不人道了。我读到这段的时候真的是拍案而叫绝,心中所想无以言表。你要是看过我以前的文章就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了。因为我曾经也想过,觉得人的心灵(准确的说是人的大脑活动)和自然界的其它东西并没有什么不同,包括人的身体。这在以前的文章中已有详述,这里就不再啰嗦了。关键是得出的结论,我认为,既然人产生“恶”的思想和人的身体生病没有什么不同,而人们有倾向于去医治生病的人而不会去埋怨他们,那么对于做了坏事的人为什么不能去“医治”他们同情他们而是要除之而后快呢?谁想苏格拉底和我竟然以相同的出发点,却得到了相反的结论。他认为法官既然判处邪恶之人死刑,那么医生有为什么要去医治那些久病之人呢?

这种矛盾真的是很有意思。对于多数人比如一个城邦或者国家的利益来说,苏格拉底的看法无疑是正确的。这样就不会在不能产生生产力的成员身上浪费资源。而在今天看来不太人道也许是因为现在的生产力有了极大的发展,完全可以“浪费”得起,而在古代那种资源匮乏的时代就不一定了。这使我想起了The Big Bang Theory中Sheldon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意思是远古人类在洞穴中生活时,就会用石头把流鼻涕的那个人给砸死。也不知道他说的这句话有没有依据,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考证一下,反正我还是相信可爱的谢耳朵和编剧的。不管怎么样,至少可以看出在现在看来挺惨无人道的事情在古代那种特殊的环境中是挺正常的。大多数人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除掉极少数人。那这种行为(杀掉传染病携带者)在今天为什么不适用了呢?前面已经说过一个原因是生产力在现在已经有了极大的发展,而在这种情况下,万一自己一不小心生病成了那极少数呢,所以“浪费”点资源就“浪费”吧,至少保险一点呢。

上面只是我个人一些浅显的想法。其它应该还有一些原因如“人天生平等”和人道主义等观念,但这也都是和生产力有关的吧。至少就我所知,虽然古希腊风气开放,虽然中国也曾有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喊声,但是这种观念的产生应该是在近代的西方吧。因我学识有限,这方面就不再细究了。我所关心的是,通过上段的分析,在生产力更加提高、对思想和世界了解更加透彻的未来,会不会普遍接受类似与我所想的那样的观点呢?我觉得这可以从两方面来考虑:第一,给坏人“治疗”的成本是什么?第二,人的思想邪恶和人的身体生病是否真的相似?这点在以前的文章讨论过一些,但是因为现在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所以就写出来了。

先看给坏人“治疗”的成本是什么吧。我觉得现在惩罚坏人最大的原因就是坏人给这个社会以危害。最好的方法就是像远古时期对待流鼻涕的那个人一样,除之而后快。但是我们想想,能否像现在对待有传染病的人一样呢?就是将其隔离起来。没错,现在对于犯法的人是将其关押起来,但不幸的是,很多国家包括中国现在还是有死刑的存在的,所以就这点来说,我还是挺支持废除死刑的(顺便给大家推荐一本书《死刑报告》,相信大家看完会有感触的)。除去坏人危害社会的成本之外,还有真正“医治”坏人的成本,当这时,我们就遇到和古人一样的困境了,我们现在的“医术”似乎没有好到可以有流程的“医治”一个坏人,而是需要极大的耐心与投入,这在现在来说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未来呢?也许可以。但是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如果鄙视或者惩罚坏人也是“医治”或者“预防”的一种手段呢?那么我们现在就在“医治”坏人,只是我们一些人没有意识到而已,而没有意识到的后果就是也许我们会做得太过了而适得其反。我想现在的执政者和法律界人士应该都是为了“预防”和“医治”坏人的,所不同的只是有些是实在不行就把坏人处死了就行了。而对于不能“医治”的人呢?身体有病的人,他会死去,自此没有影响了,而对于心灵,似乎只有使用强制手段了。

关于第二个问题,即人产生坏的思想和人的生病是类似的吗?我有一些想法和以前的有些不同,但是答案还是是的。我以前认为,人在某个时刻产生好的还是坏的想法是件挺偶然的事情,也许某个电信号传播的不同就让人的思想产生了挺大的变化。但是现在随着知识的增长,尤其是了解了一些有关人工神经网络的知识后,对这些看法有所改变了。人脑是个复杂的结构,虽然现在对它的认识还不是很深入,但是根据现有的了解,大致可以认为它是会根据以前的事情而做出当前的决策,它是一个不断进化的模型,而进化的依据就是人的经历。而思维的产生也不是单单依靠某个电信号的,而是根据每个神经元是否有电信号而形成的累积。所以单靠物理或化学反应的偶然性而是一个人产生不靠谱的东西虽然不能说没有可能,但是几率也是非常小的。就如屋子里每个气体分子的运动方向是随机的,但是整个房间的气体分子全都在一时离你而去而使你窒息的概率是非常小的 。其实我前后想法的不同是没有本质上的影响的,思想和身体之所以相似,是因为它们都是受环境影响,而处在什么环境中是比较偶然的。

最后不得不说的一点就是,我们一直再说坏人和坏的思想等等,但是它们到底是什么?是因为一些人的利益和我们的利益有冲突所以是坏人吗,还是因为他们是不正义的?就算真的是不正义的就是坏的吗?其实《理想国》一开始不就是要解决这样一个问题吗?所以我现在还在认真的看着,并且希望能够找到答案。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